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淫靡斗破之药老与薰儿间的秘密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75

自从萧炎晋升炎帝灭掉了魂族,中州已然平静许多。而萧炎与薰儿、彩鳞,也在期间举办了一场异常盛大的婚礼,那次的婚礼,有着天地以及无数人的见证…而这,也是萧炎给予两女曾经的承喏。

  在婚礼后不久,萧炎便是再度将天府的盟主之位,转交给了药老,当起了甩手掌柜,便隐居起来过着性福、安逸的生活。

  「嗯嗯嗯……萧炎哥哥,你太厉害了,我都来四次了,你…你怎么还不出来……」萧熏儿两臂敞开、双腿呈M字形的仰躺在萧炎隐居深山内豪宅里的大床上,香汗淋漓地向趴在自己娇躯上将近两个时辰的萧炎求饶。

  「薰儿,你昨晚不是偷偷和我说想要尝试一下连续五次高潮的滋味么,我现在定要满足你!彩鳞,你的蛇舌好灵巧,太舒服了…」看着曾经是整个古族所有青壮男子所倾慕的对象,现在却是被自己征服于胯下的性感尤物,心中顿时涌现出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感。

  而在两人交合的连接处,以冷傲、妖艳闻名的蛇女彩鳞,正以一种极为淫荡的姿势认真的舔着萧炎与薰儿的交合处:跪趴在萧炎与薰儿的四腿之间,侧着头用长长的蛇舌来回舔弄着正在交欢的两人的菊门、阴茎和嫩穴。

  「嗯…不行了,彩鳞姐姐别舔那里,脏……我…我又要来了……啊!萧炎哥哥,你…你怎么可以……」原来,萧炎看到薰儿快到了第五次高潮的巅峰,马上控制着异火到阴茎处,现在他操控异火的能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见他那硕长的阴茎忽长忽短、忽粗忽细,甚至因为体内有着药老的骨灵冷火,还可以忽冷忽热。频临高潮的萧熏儿在这种极限的冲击下,再也无法抵挡高潮的来临。

  「啊…啊呀……」薰儿高潮的瞬间,窄小的阴道突然猛然一缩,紧接着她那娇嫩的阴道口像绷紧了的橡胶突然松开了一般扩张了开来,汹涌的潮水如涌泉一般喷洒而出,正在用舌头仔细为萧熏儿娇嫩的菊门服务的彩鳞也是一惊,连忙把美目闭上。湿热的潮水从薰儿的阴道口喷了出来,浇洒在彩鳞妖异的脸上,但她那长长的蛇舌仍然不屈不挠的在来回舔弄薰儿的嫩菊,这种淫靡的场景让身在其中的萧炎都看得心惊肉跳的。

  「嗯…呃呃呃……」近乎一分钟的高潮痉挛,让薰儿连同呻吟的声音也跟着痉挛,变得语无伦次了。

  见到薰儿正闭着美目享受高潮的余温,萧炎便把硕长的阴茎缓缓抽出3/ 2的长度,对正在自己臀下为薰儿服务的彩鳞柔声道:「彩鳞,来舔一下这里。」似是感受到萧炎语气里含着浓浓的夫妻间的温柔,彩鳞马上把长长的蛇舌一下卷住了萧炎那粗壮的阴茎,接着就从舌面上分泌出七彩吞天蟒特有的黏液在舌面与阴茎之间,然后控制着舌部的肌肉来回套弄着她至爱的丈夫的阴茎。这种黏液属性阴寒,使得刚与阴道摩擦许久而出通体炙热的阴茎马上感受到一种凉意,冷热交替,让萧炎在两女身上享受到了世人一生都无法享受到的无上快感。

  光阴似流水,萧熏儿在萧炎没日没夜的精液灌溉下,终是怀上了孩子。而因有了身孕,故无法再行房事,因此在萧炎每晚与彩鳞的交欢时,在旁观看的薰儿,下体却是搔痒难耐,但又不能加入其中。萧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谓嫁夫随夫,不能因为薰儿有了身孕便又把麻烦推回薰儿的老家—古族,于是次日便把薰儿交与正在深山独自修炼的药老照顾,萧炎在药老处小住了几日,奈何性欲强烈,却又无从宣泄,便寻了借口离去。

  自己的丈夫,身为贤妻的萧熏儿又怎会不知萧炎的欲望之强烈?随即也不阻拦便目送萧炎离去。

  深山的日子虽是清静,但也实属寂寥,安心养胎的薰儿也渐渐适应了与药老两人在深山里的安静生活。

  一日深夜,萧熏儿被一阵尿意惊醒,于是便起身小解。药老深山里房子的房间都是一排而过,薰儿的房间在最角落,而茅房却在另一端,所以走过去时会经过药老的房间。薰儿因为担心自己的脚步声会惊醒睡梦中的药老,所以事先催动体内的异火—金帝焚天炎在脚下,使得身体悬浮起来,这样走路就不会发出声响。

  再缓缓地步向茅房。

  薰儿在经过药老的房门时才发现里面透着淡淡烛光。

  「药老怎么还没睡?」薰儿停了下来,心里暗想着。

  忽然一阵尿意袭来,薰儿也不愿多想,正欲抬脚继续轻步走向茅房时,忽然听到药老发自喉咙的一阵混浊的呻吟,旋即听到一阵急促的『噼噼啪啪』的响声。

  薰儿猛然一惊,以为药老练功走火入魔,马上将金帝焚天炎绕于手掌之上,一掌便将药老的房门震开,旋即夺门而入,嘴中叫道:「药老,你没事吧?」然而进了药老房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令已为人妻的萧熏儿都面红耳赤的场面:

  药老全身不着片缕的背靠着坐在一张宽阔的木椅之上,两腿叉开呈八字形,而两腿中间那根雄壮之物正对着满脸惊讶的薰儿昂首峭立着,似是在炫耀着自己仍是宝刀未老。薰儿又随着药老正对的前方看去,竟然在墙上看到挂着是自己今天换出来还未洗的内衣裤…

  原来药老隐居深山多年,虽已年迈,但身为斗气大陆的巅峰的存在,其体质与年轻时却当仁不让,甚至因为晋级了斗圣更是更上一层楼。奈何身居高位,不想背叛丹塔里的那女巨头而去另寻伴侣,所以只能在夜里独自用双手解决。自从薰儿搬来与其居住,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和因有身孕而日益被奶水涨大乳房,更是让这个孤寡老人欲火焚心,所以药老就趁夜晚徒媳熟睡时,偷偷的从晚上她换出的衣服中寻出她贴身的内衣裤来聊以自慰。每每闻着他美丽徒媳的贴身内衣传出来的奶香和内裤传来孕妇下体特有的气味,都令得药老正在套弄自己阴茎的右手加快了速度…

  平日药老在自慰时都会留有心思注意房外的动静,好几次徒媳起来小解都被药老事先察觉,然后吹灭了烛灯,所以每次薰儿出来小解便会看到药老房间熄灭的灯光,这也是薰儿为什么会说打搅到药老休息的原因。殊不知薰儿的小心翼翼使得药老自慰的秘密被发现了。

  此刻,药老也因薰儿的突然闯入显得无所适从,刚才正在撸动阴茎的右手扔握着挺立的粗壮,平日里处事不惊的药老,现在却像是犯了事的人一般,低着头不敢正视徒媳一眼。

  薰儿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抬头看着挂在墙壁上自己的内衣裤,再低头看了看不知所措的药老,思绪万千。是啊,丈夫萧炎自从娶了自己和好姐妹彩鳞以后,每天都夜夜笙歌,现在丈夫一天不和两女交欢他就浑身都不自在,何况是已经是几十年没接触过性的丈夫的老师—药老呢?

  「药老,对…对不起,我…我不应该胡乱闯进来的……」薰儿站在门口处,而面前正是药老昂首怒视着自己的大阴茎。

  「唉,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是…可,可是我这把年纪了,性欲还这么强,又不能去找别的女人,唉,命苦啊」说着说着,药老居然老泪纵横了起来。

  薰儿看着药老这么难过,内心挣扎了一下,终于咬了咬牙,说道:「药老,要不…不要我来帮帮你吧,好么?」

  「可是,你是我的徒媳妇啊…」药老内心也在挣扎,毕竟不能违背社会的伦理。

  「这里是深山,就我们两个人,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萧炎是不会知道的,再…再说人家也不是要让老师进…进入人家的身体呀……」说着,薰儿便蹲下了身子,伸出青葱玉手便把药老粗壮的阴茎握在了手中轻轻地来回撸动起来。

  「可……」还想要再说什么的药老,被徒媳娇嫩手掌传来的快感给震撼住了:

  原来被女人的手自慰是这么的舒服!持续传来的快感让他丝毫没有拒绝的力气。

  药老第一次被女人帮他自慰,虽说年轻时与现在的丹塔女巨头—玄衣有过数次交欢,但那已是十分遥远之事了,何况此刻在自己胯下、撸弄自己阴茎的是斗气大陆上万人瞻仰的美人儿、而且还是爱徒的妻子…从薰儿右手传来的快感和突破世俗道德的禁忌,双重刺激深深地刺激着这位久违异性的年迈老人。

  「呃呃呃…好舒服……」药老舒服地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了来自心底的呻吟,看着在自己胯下的徒媳正在用心的为自己服务,药老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

  听到药老的对自己手艺的肯定,看他舒服得都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自己右手的撸弄,薰儿顿时信心倍增。「药老老来无子,对自己的丈夫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一般,亏我当初在乌坦城时还对他说过那样的狠话,以后就让我来好好孝顺药老吧!」薰儿心里愧疚地念道。

  「药老,您这根东西…好大……」薰儿边撸动着药老粗壮的阴茎,边红着脸惊叹道。

  「呵呵,当年玄衣也是这么说的…」药老听着徒媳的称赞,本就粗壮的阴茎似乎又胀大了几分。

  「薰儿,为师已经几十年未曾见过女人的身体了,你可否脱了衣裳让为师的看一下?」

  「可…可以是可以,可是人家有身孕大着肚子不好看,您不嫌弃人家么?」「傻薰儿,你不知道你迷倒了多少斗气大陆的青年,我这老东西居然能享受到他们的女神替我自慰,欢喜都还来不及,何来嫌弃之说?」药老仍背靠着椅子上叉开双腿看着正在胯间撸弄自己宝贝的徒媳妇说道。

  「老师你怎么这么说人家,讨厌…」薰儿羞红着脸,嗔怪着药老。随即缓缓地起身,把衣服一件一件的除去,终于,薰儿完美的胴体毫无遮掩的展现在药老的面前。

  药老看着薰儿如雪的肌肤、因奶水过多而微微有些下垂的豪乳,还有下面那神秘的黑森林,再也忍不住了,说道「薰儿,坐我这边来,让为师的好好看看你的身体。」

  薰儿含羞地坐在了看似干瘪却十分有力的大腿上,然后挺起巨乳好让药老看得仔细些,好解了他这么多年的禁欲之苦。药老看着徒媳本是坚挺却因奶水太多而沉重得微微下垂的双乳,对娇羞的薰儿说道:

  「薰儿,你才怀了近三个月奶水就一直这么多,我想这应该是你拥有神品血脉的缘故,奶水才会如此充裕,每天都涨得很难受吧?」「嗯…有时候会涨到发痛,好难受…」

  「薰儿,你要是不嫌弃我老人家的话就让我天天帮你吸一些出来吧,好吗?」药老看着眼前的一对豪乳和它们顶端那两颗娇娇欲滴的粉红色奶头,再也控制不住地一口含了下去,用力的吸吮起来。

  「嗯呵…药老,您轻点嘛…您弄疼人家了……人家答应你就是了…嗯嗯…好舒服,老师,左边的乳…乳房…也吸一些出来……」经过药老的一轮狂吸猛抓,薰儿那对原本因涨奶而不合体形的巨乳慢慢变回了原本坚挺的美乳,药老咂了咂嘴,意犹未尽的说道:「想不到老夫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能喝到奶水,真是不枉此生呐…来,好薰儿,让为师的好好看一看你的嫩穴。」

  说着也不由薰儿分说,一把抱起她风韵成熟的娇躯,然后站起来把她放到他刚才坐的位置,然后把薰儿的翘臀抬起来移到椅子的边缘,再把她的双腿往两边左右分开与肩同宽,然后蹲在薰儿的两腿中间仔细端详起她的嫩穴来。

  「老师,你…你怎么可以看得那么近,还让人家摆这么羞人的姿势,羞死人了…」此时此刻,在一张宽大舒适的木椅上,一位肚子微微有些凸起的美妇正背靠着木椅,双腿呈M字形大大的分开着,而在其分开的双腿之前,蹲着的是位年龄与之相差甚远的老人,老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美妇两腿间那片所有男性的向往的神秘地带。

  「好薰儿,我那萧炎徒儿平日也没少与你行房事吧?可为什么你这肉穴的颜色还是少女般的粉红色?咦?你穴里流出来的汁水都流到菊门了,薰儿是不是想要了?」正在观察徒媳嫩穴的药老看到原本淫水浸得湿淋淋的穴口突然满溢了出来,遂即一条宛如溪水般的透明液体缓缓地从穴口往下流,经过菊门处时稍作了停顿,待得菊门也浸湿后便滴落到了椅子上。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是这种颜色的…老师你好坏,怎么可以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薰儿像是婴儿撒尿般叉开着双腿,望着近在自己嫩穴咫尺的药老,淫穴里的汁水不由自已控制地不断流出来。

  看着眼前淫荡的肉体摆着如此淫荡诱人的姿势,药老终是无法抵抗,一口便把薰儿的嫩穴整个都含了进去,用干劲有力的舌头时而挑逗薰儿因为兴奋肿胀的阴蒂,时而又深入穴中进进出出,因为徒媳怀有身孕,故药老只在阴道内的外围用舌头来回摩擦。

  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快感,薰儿忍不住的发出荡人心魄呻吟,臀部也随着药老舌头的来回舔弄而上下颤动着。良久,薰儿终于在药老的舌头下达到了高潮。

  薰儿休息了片刻便从高潮的快感中醒了过来,看着药老依旧勃起的大阴茎便柔声说道:「老师,您坐着,让薰儿帮您弄出来。」搀扶着药老坐下后,薰儿便蹲下来张口就把药老的大阴茎纳入口中上下套弄起来,青葱般的玉手也没闲着,捏弄着挂在阴茎下的两粒大大的睾丸。随着薰儿的套弄,她的上半身的两颗肉球也随着身体来回左右晃动着。

  久未经性事的药老哪里抵得住徒媳的这番挑逗,不消一会便一泻千里,把浊白的精液射在了薰儿的俏脸上…

  经过了一夜的激情缠绵,药老此后便不再需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解决了,一旦突然想要的时候,药老便会找到他的徒媳—萧熏儿,让她用小嘴解决。而薰儿的乳房也不再因为涨奶而发痛了,因为几乎每天药老都会主动前来吸吮她那对饱满的乳房。

  八月怀胎,终是到了薰儿即将产婴的日子,萧炎也算准了日子前来接他的妻子回天府联盟让小医仙为其接生,虽说萧炎乃可以炼制出九品玄丹的九品中级连药师,可炼丹归炼丹,和生孩子却是两码事。期间,薰儿自然不会向萧炎说出任何关于她与药老之间的暧昧关系,而因为萧炎十分信赖从他是一名小小的斗者到傲世整个斗气大陆的斗帝便一直辅佐、帮助他的药老,再加上薰儿掩饰得丝毫没露出破绽,所以萧炎对此事丝毫没有察觉。

  而待薰儿产后身体恢复之时,药老也会时常借助探望他的徒孙之名,来让薰儿秘密为其了解禁欲之苦。看在药老已年迈,且对丈夫有恩,薰儿自然不会拒绝药老,而且在萧炎外出处理天府联盟的事务的间隙,便背着她的丈夫让药老的大阴茎进入她的体内。

  药老有了薰儿这个贤惠懂事的徒媳,晚年便从此不再寂寞了…
【完】
1084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