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绿帽老公日记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92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和她认识了。她是一家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当年42岁,165厘米的个头,身材匀称,皮肤也很白净,气质高雅,怎么看也不象一个40岁的女人。

  工作谈完后,我留她在我办公室多坐了一会,她也没有拒绝。我们当时谈起了工作和家庭上的事情。她有了一个读高中的儿子,lg是另一家医院的院长,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聊了约1个多小时,她起身告辞了。我说以后请她去喝茶,很爽快的答应了。

  几天之后,我们在一家茶馆第二次见了面。因为是夏季,她穿着一身绿色的旗袍,很得体,把她丰满的身材全勾例出来了,让人一见就有一中眩目的感觉。喝茶当中她显得很矜持,我们还是聊了一些生活和社会上的事情,尽管我有心想引诱她,但也没敢说出口。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明显有了发展,她已经让我摸摸她的手了,我们还互相称之为姐弟。因为她会游泳,我便邀请她去河里游泳,她也答应了。于是,我们从茶馆里出来,她先回家拿泳衣,我就在车上等她。她出来时还叫上了一个女同事。我们一起来到我们城郊的资江。河里已经有很多人在游泳了,我们脱了衣服下了河,她的同事因为不太会游泳,只好租用一个游泳圈在河边游,我和她就游到了河中间。河里的水很深,也很清凉。我们游了一会,她有好长时间没游泳了,因此有点累。

  我就在河中央找到了一个卵石堆,那个位置的水刚好齐我的脖子深,她站在那儿水位到了她的眼睛处,所以我就用手托着她的腰。她的腰不胖,但也不失女人的丰腴。随着水的流动,她的的臀部不时碰撞着我的yj,在这样的刺激下,我的yj明显胀大,变硬,她也感觉了。我们一边聊着天,我的手慢慢地借机在她的腰部和腹部。她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用手轻轻抓住我的手,说:“别这样,有人会看见。”从她这句话里我理解到她并不拒绝我的行为,只是担心被人看到。我就悄悄地对她说:“姐,你很漂亮,我从见你一眼起就很喜欢你。”她开玩笑说:“我知道,我的色弟弟。”我就要转过身来,和我面对面。她顺从地转了过来,我用手轻轻的握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也结实。她的眼神有点迷离的样子,呼吸也有点急促了。我把她的泳衣从衣袖口处拉开,一只手伸了进去。我捻了捻她的乳头,她的乳头比较大,象一颗刚成熟的青枣。我把她撑起来,然后用舌头去舔她的乳头。她呵呵一笑,说:“要死呀,别人会看见呢。”然后又把我的头压进水里。于是我憋了一口气,潜入水中。我在水里把她的裤子边拉开,用手摸了摸她的阴唇。她的阴部已经很滑了,我知道她已经来水了。我使劲用手指插她的的yd,她很也配合着扭动着身子。我又用舌头去她的yc,她双手使劲把我往上提。我把头伸出了水面。她已经是很一副很陶醉的样子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难受。” 我明知故问:“哪里难受?怎么办?”她用手指戳着我的额头,说:“坏蛋!”我在她乳房上用力地揉了揉,说:“我就要坏,呵呵。”她好象有点忍不住地“啊,啊”叫了出来。她的手已经握住了我的yj,也是用力的揉,还往裤子外拉。因为我穿的是四角裤,裤脚很紧,她就把我的泳裤的带子给解开了,把我已暴胀的yj给解放了出来。她不停的用手套弄着我的yj,还一边用腹部贴紧我的yj,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放进去!”我依旧装傻气她“把什么放哪去呀?你不说明白,我真不会做呀。”我一边说,一边还是用手指插她的yd。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在我的耳边说:“把你的小弟弟插进我的小妹妹里面吧。我要你!”我笑着说“你不怕别人看见吗?”她喘着气说“我不管那么多了,我要你搞我!”然后她把自己的裤子边拉开,把我的yj往里拉。我顺势用手搂着她的臀部,小弟弟深深的插了进去。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说:“你的小弟弟真大,插进去好舒服。”我开玩笑说“那确实!”不过说真的,我的小弟弟硬起来有23cm长,比一般人的都要长大。我们在水里激烈的插弄着,水有浮力,插起来并不费劲。但她穿的是连体泳衣,不方便脱,所以她的裤边摩擦我的小弟弟有点不舒服。后来我就要她换成背向着我。这样一来,她的臀部对着我,双腿夹在我的腰部,我只要用手扶住她的腰就可以了,搞起来更轻松。她用双手拍打着水面,别人也看不出来我们在水里做爱。我后来突发奇想,用一个手指插她的py,她好象更兴奋,还说“不要停,快!”我就一边有手指和她肛交,一边用小弟弟插她的yd。她欢快地“啊,啊啊”叫了起来。我周围的几个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看着我们,他们也猜出我们在干什么了。因为我不认识他们,所以也不管那么多了,我们依然在做我们的事情。大约做了40多分钟,她求饶说“我不行了!你的大jj好厉害呀!啊....快呀,快射给我!”我说“你叫我老公吧!”她就大叫“老公,快呀!”我一听她叫老公,心里一阵高兴,就把持不住,一股热精喷薄而出,全射进了她的yd里。她靠在我的身上说“你真厉害!我很开心!”,我吻着她,一边摸着她的乳房。

  今天终于确认老婆和她同事的事情。两人一个多月前就发生关系了。以前一直怀疑,因为他们总一起出差,平时也很暧昧。说实话,那个男生比我帅,也比我优秀。更重要的是老婆说他那方面比我强多了。不过老婆并不打算和我离婚。我应该愤怒,可是我没有。我知道自己没有权力剥夺一个女人从我身上得不到的幸福。明天晚上老婆不回家过夜了,第一次在我知道的情况下接受另一个男人的爱。希望自己能过得了那个坎。

  我们的故事很简单。我老婆今年已经33了,也不算什么大美人,我更是普通人一个,我们俩结婚4年了,还没要孩子。她那个同事比我们俩都小两岁,至今没结婚,认我老婆当姐姐。现在他俩的关系在我面前已经是半公开了。昨天万圣节他们又在一起过,老婆到现在也没回家,刚才打电话说中午吃完饭回来。不过老婆也没有不要这个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里住的。前两天就这个问题和老婆认真聊了聊。我劝老婆把握好分寸,虽然我不反对他们交往,不反对老婆寻找快乐甚至刺激,但那个男的(就称他h吧)看上去也不是真的爱我老婆,并非真的想把她娶到手。老婆说她明白,其实她只是喜欢那种被高大英俊富有的年轻男子呵护的感觉,身体的满足倒在其次,更不是贪图物质,没有必要抛弃家庭,所以她一直拒绝接受h送她的钱和贵重礼物,不同意公开当他的情人。至于ml方面的事,老婆也不太想告诉我细节,只是说h确实厉害(属于先天条件好的那种),有一次让居然老婆6次飞上云端,但即使这样老婆也注意采取措施,不是100%安全期绝对不允许他射在里面。

  刚才老婆来电话,说晚上再回来。h要了她一上午。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是该为老婆高兴,还是应该为自己伤心。每次老婆从h那儿回来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今年晚上肯定又是这样。

  昨天和老婆吵架了,因为她说同意做h的情人了——以h情人的身份出现他的朋友圈里。我生气不是因为h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而是老婆居然同意了,一反自己当初不公开的承诺。老婆辩解说我和h的朋友圈没有交集,可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我觉得我已经很宽容了,允许他俩享受情人可享受的一切乐趣,可老婆居然说不想老这么偷偷摸摸。今天晚上h要和朋友出去吃饭、唱歌,老婆说也想去,让h带着他去。。。。。。

  终于说服老婆不向任何人公开他俩的关系了。不过我承诺允许今后他们一起出去旅游,可以两人单独去,也可以报团,这样在旅途中就可以无拘无束了。老婆说她还是爱我的,知道我对她好。

  刚才老婆打来电话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我问回来睡吗。她说看情况。我说那你好好玩吧。结果她说她刚刚已经“玩”过了,今天提前下了班,现在正在h家偷偷给我打电话,晚上还要大战一场。我说你们这么馋干什么,又不是不能经常见。她说因为昨天例假刚结束,今天h不愿意放过“赤膊上阵”的好机会。听得我好心酸啊。

  老婆昨天下午才回到家,和h疯狂了2天2夜。老婆交代说h要了5次,每次都排在里面了。我说感觉怎么样,她说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都记不清楚高潮了多少次了。

  昨天晚上和老婆好好聊了聊,我想我和她应该知道彼此心里是怎么想的。老婆说,她知道和h没有未来,知道h并不是真正爱她,h从来没有说过要娶她,即使说了她也不会抛弃现在的家庭。有时候老婆也会觉得h是在玩弄她,可是又不自觉的被他的魅力、气质和身体所吸引,特别是在床上,可以说完全被征服。老婆相信h也不是坏人,至少不会利用一个女人对他的依恋做些伤害她的事。老婆说h想见我,到我们家来,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以一种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也许占有一个普通的女人,和占有别人的妻子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老婆没有立刻同意,因为她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如果不是我主动找她谈,她也许永远不会向我转达这样“荒唐”的要求。我一时语塞......我问老婆,你希望一个陌生男人堂而皇之地走进我们俩的家庭吗?老婆答,她对这个男人已经不陌生了,陌生的是我和他——她再也不想偷偷摸摸地穿梭于两个男人之间,即使有了我的默许。况且,又不是让人家永远住进我们家里来。我还能说什么呢?其实我所有的犹豫都来源于我可怜的自卑,我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收入经适,长相低调,性格温吞,那方面更是马马虎虎。而我即将面对的是个能用魅力吸引,身体征服人妻的男人。我害怕的不是仇人相见,刺刀见红,而是艳阳照耀下自己苍白的人生。可是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老婆爱得仍然是我,而我也仍然爱着自己的老婆。我笑着点了点头:“我们家随时欢迎他,这是我们的家。”

  今天晚上,h要来我们家了!

  上周末h来了我们家,和老婆下了班一起来的。三个人一起简单吃了顿晚饭,聊了些各自单位的事,吃完了我收拾东西,老婆陪他聊天看电视,漫无目的地换着台。等到我加入他们的谈话,才慢慢发现h似乎和老婆更有共同语言。h很善解人意,找了些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转眼过了十点。h说要回去,老婆说再多坐一会儿吧,说完了看了看我。我说不如在这儿休息吧,反正明天不上班。推辞和挽留之间,h留下了。老婆给h简单收拾了一下客房。我洗了澡先回主卧睡下了。卧室门外是两人交谈的声音、洗澡的水声,我睡不着。不到半个小时,老婆推门进来,钻进被子。我问h呢,她说睡下了。你们一起洗的澡?才不是!老婆重重捏了我一下。半响无语,我睡不着,她睡不着,我想另一个房间的他一定也没有睡着。我似乎能听到老婆重重的呼吸声。轻轻地问:“想他了?”没有回答。几秒钟后,老婆若有若无地嗯了声。我伸手试探那片桃花源,一片汪洋。。。。。。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过去吧,没关系的。”老婆转过身,贴近我的耳边,“真的不介意?”“真的。”老婆还是没有动。我推了推她,没反应。

  “那我先睡啦。”我转过了身。几分钟后,老婆下床的声音,脚步声,开门,关门,开门,关门。。。。。。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只记得一开始忍不住发抖,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并没有听到那个房间里有什么动静。慢慢地也就平复下来,后来居然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已经9点了。老婆已经起床了,在厨房里做早餐,h貌似还在睡。我走到老婆身旁,诡秘地看着她。她偷笑着躲着我的目光。我悄悄问战事如何。老婆说晚上怕我听见,没太敢放开,加上忘了从房间里拿tt,所以只做了一半就停下了。早上醒来h实在憋不住了,疯狂地要了一次。(我早上怎么会睡得这么沉,居然什么也没听到)更让人生气的是,h这次居然又射在老婆体内了。老婆说她准备吃药。

  听老婆说准备吃药,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种事后药对身体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这几年我从不让老婆吃。可老婆居然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还说之所以让他放进去是怕弄脏床单。“床单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我当时气得喊了出来。“别这么大声,小心他听见!”老婆指了指客房,“他一直醒着,怕见到你尴尬就没起来。”我说难道他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吗。结果老婆居然让我出去回避一下。天哪,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回避???

  老婆看出我不高兴,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她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h觉得刚睡过我老婆,又和我一起吃早饭有点尴尬,也是怕我不自在。老婆让我出去吃,随便逛逛,等h走了她再给我发短信。老婆说得很恳切,还不停地感谢我对她好。看着老婆那样的眼神,我点了点头,穿上衣服出了门。可是大冷的天也没有什么可逛的,到了快11点,老婆还没有来短信,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我想h也该走了,还是先回家吧。

  那天回到家门口才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上了。给老婆打电话,先是不接。10分钟后再打,接了,老婆求我再回避一会儿,20分钟后再回来。头脑一片空白。。。我下了楼。30分钟后回了家。h已经走了,床也收拾好了,老婆穿得整整齐齐,但还是看得出头发有些凌乱。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这一切并不是我一手导演的,也不是我编出来的。我只知道老婆和h在一起很开心。昨天晚上老婆还告诉我,她的幸福是h给的,也是我给的。她爱h,也爱我。

  这个周末h又来了我们家了。这一次三个人都从容了很多。我没有被逐出家门回避,h没有躲在被窝里不起床,老婆没有粗心大意忘了拿tt。老婆甚至把内衣和日常用的东西拿到了客房,h也带来了几件换洗衣服。周六我们还一起看了电影。只是他们依然很克制,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得过于亲密,晚上也没有让我听到不该听的声音。

  老婆这几天来例假,可h还是过来了。看来他是把这里当成家了。两个人在我面前也慢慢随便起来。几个让我心里酸酸的镜头:1、晚上看电视,老婆斜躺在沙发上,脚塞到h怀里。2、老婆和h在我面前旁若无人地讨论痛经、流量大小的问题。3、老婆说嘴里没味道,h冲她坏笑,问昨晚有没有味道,老婆佯装嗔怒。4、老婆在房间里换衣服居然不关门,此时h和我在客厅。5、h随手帮老婆整理肩带,老婆表情自然。

  已经住到我们家来了。为了老婆换衣服和化妆方便,他俩住进了主卧,我一个人睡客卧。

  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恍如隔世。

  从医学的角度,也许我还不能算不行。勃起和时间都没有问题,尺寸虽然偏小,但也在正常范围内,性欲什么的也都正常。可是按照老婆的话说,我在床上没有热情,没有让她感到销魂,和她前男友以及h比起来就差很多了。

  昨晚起夜,隐约听到主卧内两个人交欢的声音,一夜无眠。虽然心里酸酸的,可是鸡巴却硬的要命,我忍不住手淫了。h已经堂而皇之地取得了对我老婆的交配权,他可以公开地,大大方方的长期占有我老婆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都那么长时间了,还是不能平静下来。h在家里越来越自然了,老婆心情也不错,我什么时候能彻底接受这一切呢?

  昨天h给老婆买了一套400多块钱的内衣,老婆洗了晾在了阳台上。

  我一直不赞成他们俩发生太多金钱上的往来,但老婆说这属于纪念性的小礼物。纪念什么,她没告诉我。

  我只知道,老婆很高兴。也许,这就够了。

  无意中发现老婆在用早早孕试纸,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如果妻子怀孕了,毫无疑问是h的下的种,我突发奇想,他们会不会打算把孩子生下来呢?这是个令我两难的问题,因为给情夫生孩子的事情不在少数,可我自己还没孩子呢。 今天h和老婆一早就出去了,好像是和h的朋友聚会。老婆已经慢慢进入h的圈子了,虽然以什么名义我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