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迷离乡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737

  点着小烛的房里微光昏黄,映照出臻儿酣甜的睡脸。唐安索性把点亮了灯,好把女儿看个清楚。
  臻儿和母亲一样是鹅蛋脸,此时年幼,看来更是圆嫩可爱,还没长大已是个美人胚子。睡梦中的她虽然 闭上了水灵灵的大眼睛,细柔的睫毛却也十分俏丽,就连睡脸看来也十分活泼。
  那是一份稚龄女童独有的气质,绝非成年女子所能奢望,不单只是天真纯洁这类秉性,该说是种形诸于 外的童真。等她长大,这种气质就会蜕变成别种样貌,或清秀,或冶艳,或风情万种……然而此刻的臻儿仍 是纯朴无暇,理当不会惹来男人注目,却逃不过唐安的眼睛。
  做她父亲十年,唐安早就把臻儿从头到脚都看遍了。然而,当他发现臻儿开始对他的拥抱感觉尴尬时, 他才惊觉这个小丫头已经长大,过几年就会出落成娇俏迷人的少女。就在此时,他开始有了奸淫臻儿的图谋 。
  要干臻儿一点也不难。她不像当年杨明雪、李凝真那样武功高强,区区十岁的娃儿,哪能抵挡成年汉子 的侵犯?麻烦的是事后该如何处置。干惯了燕兰、李凝真的成熟胴体,唐安逐渐想找些新的花招,对于年幼 的臻儿愈来愈有兴趣。他开始经常故意在臻儿面前与燕兰调情,刺激她对于男女之事的好奇,甚至藉着平日 的搂抱暗中抚摸臻儿的下体。他发现臻儿愈来愈懂得害羞,已经有点对自己闪闪躲躲,她会怕──这才是最 教唐安兴奋的地方。
  他听到杨明雪即将前来杭州的消息后,心中便想:“这女人七年间都不曾来过,此次前来,多半是武艺 复原,想把臻儿带走了。”于是安排李凝真应付她,自己却带着妻女出游。果然杨明雪不曾提防李凝真,再 次给他逮着;而唐安也决定趁此机会永绝后患,要让杨明雪再也无法违逆自己。至于方法,就是让臻儿也变 成他的玩物,断了杨明雪最后藉以反抗的希望。
  想到这里,唐安不禁面露笑容,当下掀开了臻儿的被子。床上熟睡的臻儿穿着水红绫袄、月白镶边绸裤 ,小小的人儿显得粉粉嫩嫩,像条小猫似地窝成一团。唐安轻轻拉开女儿的小手,伸手扯开绫袄,低头往她 肚兜底下的柔软肌肤舔去,手掌旋即伸向她颈后的系带,悄悄解了开来……
  ※※※※※※
  臻儿被父亲的舔舐惊醒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快被脱光了。
  “爹……爹?你、你干嘛啊……”
  臻儿惊恐地睁大眼睛,原本迷煳的神智马上清楚过来,赫然发现父亲在她床上,不,是在她身上。这时 唐安正把她的裤子往下拉,而这已是她身上仅剩的衣物,此外就连睡袜都被脱掉了。
  臻儿吓得不知所措,连反抗的念头也来不及起,又怯生生地问了一次:“爹?”
  “安静点。臻儿不是想要妹妹吗?爹来教你怎样生一个好妹妹。”唐安诡笑着扯去绸裤,臻儿却赶紧把 还在身边的小肚兜抓过来,匆匆忙忙地随便遮掩,眼里满是疑惑,嗫嚅着道:“妹妹……不是要让娘生的吗 ?”
  唐安笑道:“傻臻儿,你是姓唐,还是姓燕?”臻儿道:“唐啊!”唐安道:“那就对啦,你是爹的女 儿,所以姓唐。你帮爹生下来的女儿,当然也姓唐,她又比你小,不就是你妹妹么?”
  臻儿呆坐在床,隐隐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妥。唐安再次夺过肚兜,随手扔开,顺手将女儿抱 进怀里,抚摸着她的娇嫩肌肤,狞笑道:“你不用担心那么多,只管听爹的话就是。臻儿最乖,最听爹娘的 话了,对不对?”
  被父亲拥抱、低声耳语,是臻儿从小习惯的事;可是裸着身子被爹抱住,却是她回忆所及头一遭。听着 唐安的话语,臻儿没来由地浑身发抖,不禁低声恳求道:“爹,我、我听话……可是,先让我穿衣服……” 唐安笑道:“小小淫娃,哪用得着衣服?”
  说话之际,唐安早已开始狎玩女儿的幼嫩胴体,却愈来愈是吃惊。臻儿甫满十岁,浑身上下只有娇小二 字可以形容,却有着长及腰际的细软长发,摸起来宛如丝绸;稚嫩的小胸脯上仅有些微起伏,轻按下去却柔 软得令人吃惊;小屁股圆圆翘翘,同样非常好捏。乍看之下无甚可观的年幼身体,下手之后却令人爱不忍释 ……
  唐安摸着女儿的身体,愈来愈是兴奋难耐,忍不住低声道:“母女两人都是天生的淫荡货色,实在要命 !”臻儿脸上一热,道:“爹,你说什么?我……我听得懂哦!”唐安笑道:“就是说你和你娘一样,同样 欠男人干。小小年纪就生得这般,长大之后……嘿嘿,我看会比你娘还要了得。”


  臻儿却不知道唐安所说的“娘”并非燕兰,而是她极其陌生的亲生母亲杨明雪,这时茫然不解,却隐隐 明白爹在羞辱自己,脸蛋一下子胀得通红,突然叫道:“爹,你放开我,我不要给你抱了!”唐安冷笑道: “那可不行,现在才要开始生孩子呢!”伸手一摸,摸到了臻儿光洁细嫩的下体。
  “啊……”
  臻儿发出难堪的呻吟,竟是一碰就有了反应。臻儿毕竟太小,底下牝户还只是两片幼薄的肉瓣,白白嫩 嫩的小肉丘上光溜溜地,鲜润得像要滴出水来。唐安捏着肉唇往外一翻,露出湿润的嫩红色来,见那嫩穴小 巧玲珑,不禁笑道:“看你这小小淫娃的小小淫穴,肯定比凝真还紧。”臻儿被摸得心慌意乱,意识却很清 楚,听到李凝真的名字从父亲口中说出来,不禁错愕万分,心想:“难道李道长也在帮爹生妹妹?”没能细 想其中涵义,忽然下体一阵强烈刺激,惊得她失声尖叫:“呀!爹……爹,你碰哪里……啊、啊!”
  原来唐安顺着粉嫩肉唇摸上去,悄悄捻起了她的阴蒂。方才一阵爱抚,对臻儿的身体来说已是莫大刺激 ,此时那年幼的花蔕早已勃起,从肉唇之间尖翘起来。唐安看得欲火高张,喝道:“就说你是个小小淫娃, 果不其然!哪有十岁娃儿这样淫荡的?”说着手指不断挑逗阴蒂,又推又夹,把臻儿逼得身体不断弹跳,身 上的细小寒毛都竖起来,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不要啦,爹、好难过……哇、哇啊……呜啊啊啊……”
  虽然臻儿受不了刺激而嚎啕大哭,阴蒂却涨得更厉害了,彷佛随着父亲的手指一跳一跳,颤抖不已,上 头还闪着湿润的爱液。唐安眼见时机成熟,当下将肉棒掏出,对着怀中的臻儿甩弄一阵,狞笑道:“好了, 臻儿,该是给你破瓜的时候啦!”
  臻儿低头啜泣,虽然听不懂破瓜之意,却仍拚命摇头,哭道:“不要……爹,不要啦……”唐安哪里肯 听,龟头气势汹汹地推向臻儿的狭小肉缝。但是臻儿的穴口实在太小了,就连她那手指头儿都未必插得进去 ,如何能承受父亲身经百战的硕壮阳物?肉菇微微嵌入洞中,便遭遇到绝大阻力。臻儿大声唿痛,叫道:“ 爹……爹!拜托……不要!”
  然而对唐安来说,这种阻拦形同无物。他嘴角一扬,使动腰力,同时抱紧臻儿的屁股,硬是撑开了臻儿 的柔软蜜穴,将龟头塞了进去。怀中的臻儿猛然绷紧身躯,小小的背嵴拚命颤抖,嘴里的声音几乎喊不出来 ,但还可以听出她的呻吟声。唐安狠下心肠,用力挺进,粗大的肉棒随之节节深入,闯进了从来没有人光临 过的稚嫩秘境。守护臻儿童贞的薄膜怎堪欺凌,当场贯破。
  “啊────”
  鲜红的血珠沿着肉棒滚落,点滴落地,犹牵着几许晶亮蜜液。
  臻儿失声惨叫,几乎当场昏了过去。娇小的身体紧紧弓起,剧颤着渗出满身冷汗。她根本什么也没办法 想,只是痛得栽在唐安怀中。稚嫩的穴肉紧紧裹住父亲的肉茎,在剧烈疼痛中阵阵收缩,唐安几乎连动都没 动,就已经达到泄精的边缘。他万万没有想到,插进年幼的臻儿体内竟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快感,绝非在燕兰 、杨明雪、李凝真的成熟女体上所能体验到。
  强烈的交媾超乎了臻儿的身体所能负荷,热唿唿的嫩穴凝聚了她全身的气力,使劲抵抗肉棒的入侵。唐 安也被女儿的狭小膣穴夹得全身冒汗,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他抓着臻儿的屁股不顾一切地抽动,亢奋到 了极点,早就可以把精浆射满女儿的肉穴,却总觉得不够满足,贪婪地压榨着臻儿的娇弱身体……
  “爹、爹、爹啊……”
  臻儿苦闷地呻吟,却绝不是神智清醒的嗓音。唐安低头一看,却见臻儿泪眼相望,唇边口涎流淌,一副 失神昏眩的模样,哪里像是个十岁稚女?那股柔弱堪怜的气韵顿时引发他的嗜虐心来,猛然大笑:“臻儿乖 !爹这就……让你有个好妹妹了!”
  臻儿还没领会过来,忽地被父亲紧搂入怀,汗湿的胸脯贴上唐安身子,同时也惊恐地跳动起来;一股灼 热的精流喷进她温软的蜜穴,宛如剧毒般蚀烙下来,几乎让臻儿以为那东西瞬间注满了全身。臻儿不知道那 一阵热流是什么,却直觉感受到她被侵犯殆尽,而是犯人就是她的生父……
  精浆从臻儿红肿的穴口缓缓溢出,牵丝黏绺地滴在床上。唐安意犹未尽,继续在女儿体内摆扭一阵,好 一阵子才肯拔出,摸着臻儿涕泪横流的小脸不住夸赞:“好女儿,夹得真紧!哦,还在夹……你这丫头再过 几年,肯定比你娘还要浪……”


  “呜呜……我、我要跟娘说……爹一直弄痛人家,好痛,好痛哦……”
  臻儿眼泪汪汪地低着头,余痛未消的幼穴仍在痉挛,娇小的身体不断发出呜咽。唐安嘿嘿低笑,说道: “臻儿放心,等等爹就带你去见娘,让她看看爹有多疼你……不过,先让爹再来一次罢!”
  在臻儿的惊叫声中,唐安的肉棒再度硬挺起来,如狼似虎地捅进爱女的湿嫩窟穴,每一下抽送都伴随着 臻儿痛不欲生的哀嚎。但是乖巧的臻儿只是拚命忍耐痛楚,虽然被唐安干得又哭又叫,那双小手却完全没做 出捶打或推拒,只是惊恐地攀着父亲,愈痛的时候抓得愈紧。
  这晚唐安干了臻儿三次,又让她的樱桃小嘴吮着自己的阳物,最后一发才射进女儿的口中,把臻儿呛得 咳个不停,一大半的精液都流了出来。当臻儿以为一切终于结束、抽抽噎噎地抹乾眼泪的时候,唐安却把臻 儿抱下了床。
  “爹……拜托不要了……臻儿好累,快要死翘翘了……”
  臻儿害怕地哭诉,唐安却笑得一脸狡猾,低声笑道:“好,好,爹今天不再干你啰。爹现在呢,就要带 你去找娘啦。”臻儿泪眼朦胧,脸上一片茫然,却听唐安继续笑道:“来,要自己走啰。不用拿衣服了,反 正等会儿也用不着的……”
  ※※※※※※
  偏僻的房门再度打开,房里正上演着极其淫乱的戏码。
  房中两具赤裸女体剧烈交缠,乳房互相挤来挤去,汗水交融,地上的白浊黏液积了好几洼,十分夸张。 吊着杨明雪的绳索此时已从屋梁放了下来,绑着杨明雪的那端却没解开。李凝真与她贴身相拥,乐不可支地 呻吟摆腰,道袍下伸出的假阳具疯狂抽插着杨明雪的肉穴,干得她哽咽悲泣,虚弱地求饶:“快停下来,不 要再弄了……”
  李凝真变成后天淫胎之后,子宫已无法孕育胎儿,却转变为蓄存男子精液的所在。在她对杨明雪施奸之 际,体内的男精几乎是每隔几下抽送,便透过淫器管道喷发一次,没过多久就把杨明雪的膣穴射满,转眼变 成李凝真每动一下,肉洞中便溅出一片黏液的地步。到后来被两女淫水掺得稀了,根本是滴滴答答地直漏下 来,而杨明雪也差不多快要崩溃了。
  “哈、啊哈哈……明雪姐姐……不要客气嘛……”李凝真也是连声娇喘,凌乱敞开的道袍下裸胸起伏, 却显然精力充沛得多,一脸欢愉地笑道:“我还有好多好多精液没给你耶,都是我这几天才被男人灌的,除 了……主人之外,还有三十多个人的份喔……你看,又漏出来了啦……”
  对杨明雪数年不曾动用的牝户来说,李凝真的侵犯实在太过刺激,干她的方式真不知是恨是爱,总归就 是毫不留情的狂插。狂风骤雨般袭来的羞愧和快感逼得她全身发麻,眼泪、汗水、淫液和没能抚育给女儿的 丰沛乳汁全数泛滥成灾,一边发抖一边浸湿了自己浑身上下。杨明雪被过头的高潮逼到精疲力尽,昏过去又 醒过来,这时眼前一片白雾,却隐约看见一个让她揪心的身影。
  那是个全身赤裸,迷惘地看着她的小女孩。
  “臻儿!”
  杨明雪颤声唿叫,益发悲切:“臻儿!你是臻儿对不对?你怎么……唐安!
  你真的……连她都不肯放过?”
  牵着臻儿进门的唐安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地笑道:“话别这么说,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臻儿的屄穴可 妙得很呢,又紧又嫩,跟你一样欠干,不愧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光溜溜的臻儿披着长发,疼痛的下体一路滴着爹的精液,好不容易跟唐安走到这里,却看到她完全无法 理解的景象。
  她睁大眼睛看着李道长的下体,完全不明白她怎么会生出鸡鸡来,又怎么会抱着一位好漂亮的阿姨,像 爹对她那样拚命摆着腰?那阿姨一定跟她一样,感觉好痛好痛……还有,她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看呢?
  爹还说,自己是她的……亲生骨肉?
  “来,臻儿,这才是你亲生的娘,你就是从这个湿淋淋的肉洞里生出来的哦。以后你就要回到亲娘身边 啦,记得要好好跟娘学艺,学得一身躺给男人干的好功夫。”唐安一边指着杨明雪正遭蹂躏的蜜穴,一边把 臻儿的头给捏过去,低声笑道:“当然,也要跟李道长多学学。她不但是男人爱干的浪货,还会干女人呢! 要好好学着当个淫娃,听见没有?”
  臻儿茫然不解,但是听惯了爹的教诲,还是不自觉乖乖点头。杨明雪咬牙切齿,却连骂都没法骂出声来 ,反而是在李凝真遭唐安羞辱、不自觉兴奋加重的挺进下大声哭喊。片刻之间,杨明雪在女儿面前再度高潮 ,乳尖颤动,奶水无可挽回地喷出,让臻儿的唇边第一次尝到母乳的滋味。


  臻儿霎霎眼睛,有点畏缩地用手指去沾,偷偷把奶水舔了乾净。她忽然有点明白,自己的将来会变成什 么样子了。
  ※※※※※※
  女孩儿的成长,往往快得令人惊喜。
  短短三、四年时间,臻儿的衣衫全换新了,身材长高,胸臀曲线也浮凸起来,已然是个亭亭玉立的俏姑 娘,一颦一笑全透着青春气息。看在父亲唐安眼里,当然是件得意不尽的事。
  自从臻儿给唐安破了身,继而被告知自己的真正身世之后,唐府表面上毫无波澜,私底下却有了些变化 。在唐安的布置之下,杨明雪一如原定地向燕兰提议收臻儿为徒,异于初衷的是变成她自己留居唐府,不会 把臻儿带上如玉峰。尽管杨明雪正因爱女失贞而悲痛难当,却还是在师妹面前竭力表现如常,燕兰自是乐见 其成,欣然答应。
  不用说,杨明雪一住下来,便成了唐安和李凝真玩弄的对象,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设计她在 高潮边缘时给燕兰撞见,让她涨红了脸也不敢叫出来,好几次都差点穿帮。更令她难堪的是,唐安竟然时常 要她和臻儿一起脱光衣服,母女两人同时在床,任他戏耍。
  当杨明雪急着想保护臻儿、忍着羞愧地抢过肉棒时,唐安就会向臻儿笑道:“臻儿你看,你娘就是这么 浪,每次都要打头阵呢!”可是就算臻儿给唐安奸淫之时,李凝真也会抱着她调笑:“明雪姐姐,你看臻儿 被主人插得好高兴喔,真不愧是你的孩子耶……”总之没有好话,真让杨明雪羞得百口莫辩。
  最让杨明雪不知如何是好的,就是臻儿的心思。杨明雪对于唐安奸污女儿的行径本来恨之入骨,几乎想 跟他同归于尽,可是臻儿却拚命抱住了她,不愿爹娘相残。当时臻儿完全不懂乱伦的严重,杨明雪虽然伤心 欲绝,还是寄望着臻儿心灵受创不深,盼她长大后尚能摆脱阴影。没想到在唐安的调教之下,臻儿不但没有 受伤的样子,反而慢慢接受了父亲的观念,逐渐习惯唐安和李凝真对她施加的淫虐,到头来完全变成了唐安 的小女奴。
  事发半年之后,臻儿已经和先前一样活蹦乱跳,成天嘻笑,私下却天天都替父亲舔硬肉棒,好让他狠狠 干翻娘亲和李道长。当然,最后臻儿还是免不了被唐安的精液滋润一番,却时常是她主动过来孝顺父亲。杨 明雪看在眼里,心头总是
  一阵矛盾,但是只要女儿开心,她也就不说什么了。几年下来,倒是以臻儿最听唐安的话。
  臻儿日渐成熟貌美,加上身兼如玉峰杨明雪、燕兰两女侠的传人,已在苏杭之地芳名远播,开始有少年 子弟前来大献殷勤。有天唐安在女儿房中发现几张浮水花笺,上头写得浓情密意,尽是四方才俊写来倾诉爱 意的诗文。唐安把女儿找来一问,臻儿顿时红了脸蛋,倚着父亲肩头撒娇道:“爹,有好几家的公子被你女 儿迷住啦,你得不得意啊?”
  唐安往她香臀一捏,笑道:“得意个屁!你这小妞儿不学好,跑去外头抛头露面,想嫁人了是不是?” 臻儿被拧得蛾眉微蹙,腻声道:“人家……才没有呢。”唐安道:“还说没有?写信来的这群混小子,你看 中哪一个啦?”臻儿笑着摇头,娇声轻诉:“我才不理他们呢!臻儿一辈子都要陪着爹,谁也不嫁。”
  冲着女儿这句贴心话,唐安就喜不自胜,当下赏赐了女儿半天欢好,到隔天臻儿都还魂不守舍。
  谁也没想到,让臻儿嫁不得人的事转眼便发生了。
  臻儿十四岁生日的前一天,杨明雪忽然怒气冲冲地提剑冲进唐安书房,噼头便骂道:“唐安!你这贼头 干的好事!”
  这些年来杨明雪虽没对唐安百依百顺,但也不曾动气翻脸,这时唐安见她如此光火,不禁奇道:“我干 什么事了?”杨明雪眼角含泪,压低了嗓子道:“臻儿……臻儿真给你毁啦,她有孕了。”唐安先是一愕, 继而狂笑道:“我说什么事呢?这是喜事呀!”杨明雪怒道:“你还敢说!那是你……你跟臻儿乱伦的孩子 。要是生了下来,你教她以后怎么跟人说去?”
  唐安笑道:“跟谁说?那是我的孩子,就是臻儿的弟弟、妹妹。阿兰既然肯收养臻儿,再收养一位孩子 又何妨?”杨明雪气得说不出话,蓦地作势拔剑。唐安急忙伸手按住,往她腰际一搂,笑道:“女儿怀孕, 你这做娘的怎么反倒翻脸?是不是我当年没再赏你一胎,如今就不高兴了?”
  杨明雪拨开他的手,仍是十分恼怒,道:“说甚浑话!臻儿尚未出阁就有了孩子,你教她怎么怀这十月 的胎?见得了人么?”唐安硬是将她抱了过来,嘻皮笑脸地道:“如玉峰杨女侠也是处女,怎么就生了女儿 ?”


  “你……”杨明雪脸上一红,气势顿减,只得低声骂道:“不许提这话!要是给人听见了……可不成。 ”唐安笑道:“有甚关系?难道我家娘子这么害臊,被相公干了十几年还怕给人知道?”杨明雪怒道:“谁 是你娘子?你别乱说!”
  但她给唐安一抱,身子早已发热;这声斥骂全无威严,对唐安来说倒像是打情骂俏。唐安索性吻起她的 颈子来,逼得她细声喘息,同时调笑:“好娘子,还害羞呀?叫声相公,我就给你来个痛快的。”
  “不……不要。”杨明雪奋力抵抗,偏生全身软绵绵地,半点气力也没能使上。唐安太了解她了──面 对强侮她可以宁死不屈,却对耳鬓厮摩的轻软戏弄毫无招架之力,尤其是在心意不定的时候。
  “别逞强了,瞧你湿的……唷,我只是说说罢了,湿得这么快?”
  伸到她裙里的手贼兮兮地乱摸,勾起的手指掏得她浑身发颤,倚在唐安怀中直喘。唐安拔出湿漉漉的手 掌,把她羞红的脸颊抹得丝丝晶亮,低声取笑:“想要了罢?”
  杨明雪颦眉强忍,直到被挑逗得噙泪娇唤,亟盼纾解,这才出声示弱:“随……随你罢……”
  “真不听话!你刚刚说什么?”唐安啧了一声,故意将高高鼓起的胯间顶住她的屁股,轻轻摩擦,却不 付诸行动。杨明雪醒悟过来,心中不禁气恼;含羞抿唇好一阵子,终在不知不觉间给他摆布得裙裳都湿透, 娇声呜咽:“相……相公,我要……”
  唐安双眉一轩,大笑着将她按上花窗,就在书斋里把那浪涛澎湃的胴体大干一番。杨明雪惊惶回眸之际 ,双乳已经贴陷窗上雕花;或是怕路过仆婢惊觉之故,连呻吟声都分外急切勾人。
  这一场唐安玩得痛快无比,悦耳的“相公、相公”听得他满面春风,干了一次又一次。完事后肉棒大觉 酸疼,却是意犹未尽。事后杨明雪悠悠转醒,拖着酸软无力的身子沐浴更衣,才想起自己兴师问罪未果,不 禁满腔羞怒,却又有种莫名的落寞。
  生气归生气,其实杨明雪也无可奈何。女儿早就站在爹那一边,自己的身子也被予取予求了四年,实在 很难再逃离这种淫乱的日子。臻儿怀孕的消息令她想起自己的经历,如今之计,似乎也只有故计重施。
  隔天夜里,唐府设宴庆祝臻儿帨辰,杨明雪、李凝真照例在席;筵席过后,众人来到园中水榭乘凉,唐 安吩咐奴婢摆酒,又是一番热闹。臻儿被一干长辈轮着考较功夫,红着脸接过唐安佩剑,便在庭中练起招来 。从如玉峰入门剑术“朝露十三式”使起,随手夹杂“霞光”、“神岚”两路剑法,偶尔使一招唐安传授的 旁门剑技,却用上了太霞观的“空明流光”身法。
  这一下演武揉合三家所长,虽然翻新出奇、别树一帜,却让唐安、燕兰、李凝真等看得嘻笑不绝,拍手 叫好。臻儿撇下长剑,跺脚娇嗔起来:“爹娘好坏!
  明明说要验收功夫,怎么取笑人家?”
  燕兰微笑道:“如玉峰的武功被你使成这样,可真是花拳绣腿了。都十四岁的人儿了,再不长进点,你 师父都不要你啦!”
  “师父才不会呢!”臻儿笑嘻嘻地扑进杨明雪怀中,像猫儿似摩娑着脸。杨明雪啼笑皆非,轻轻抚着臻 儿发际,心中颇为感叹。在燕兰面前,她也只能给臻儿唤一声“师父”,凭什么唐安时时都是臻儿的爹?
  只见唐安俯身拾剑,笑着递到杨明雪面前:“说到如玉峰的剑法,还是我们杨大侠女独步武林,还请杨 女侠演练几招,替咱们的好女儿做个身教。”燕兰当然听不出唐安公然调笑师姐,嘻笑赞成;杨明雪脸上羞 热,饮了杯酒掩饰晕红,接过剑柄之际,感觉到唐安偷摸了一下她的手指。她恍惚地走开几步,湿润的双眸 只在眨眼间透了点幽愁,蓦地里翩然起剑。
  时值夏夜,杨明雪穿了一袭提花绢衫,璎珞薄纱里酥胸半掩,隐约透着柔腻的雪白肩颈,水绸长裙直曳 至地,却更添她的剑舞轻盈。杨明雪眼睫微拢,神情身段都彷佛醺然欲醉,荧荧剑光流云般旋展开来,上彻 云霄,下映庭寰,剑艺精纯之处令人屏息,却还掩不住她那与月色相溶的一身惊艳。
  那不是青春妙龄的灵动之姿,而是女子柔润如水的极致。
  “杨师姐她……当真是愈来愈美了。可惜师姐不嫁人,世间男人真没福分。”
  燕兰忽然一声轻叹,已带醉意的脸上一片向往,彷佛又回到了当年如玉峰上的小师妹。唐安微微一笑, 瞧着那翩跹身影饮尽一杯,悄悄地道:“是么?”


  不用说,他心底自有答案。燕兰只看见师姐舞剑的丰姿,殊不知师姐这身打扮全是唐安授意而为。
  在杨明雪迷人的剑舞底下,正压抑着一股美人微醉的蹒跚;酒意趁着她起舞之际散逸遍体,令她有种失 魂落魄的晕眩。每当她略一摆腰,饱满的乳团就在仅堪围束的绢衫下跃动不已,乳间深沟里早已逼出汗珠, 衬得白嫩透红的胸脯愈增艳色。在她举步回旋时,薄可透空的绸裙往往自腿根处一路服贴,将那丰润修长的 美腿彻底拱现,几可窥见肤光。
  若在大白天里看来,杨明雪这一身打扮完全掩不住曼妙身材;即便是在庭夜掌灯之下,一切也都若隐若 现,足以让有心者看得心痒难搔,着实勾人欲火。杨明雪自然心知肚明,却也只能含羞忍怯地照办。在师妹 面前,她再紧张也得表现得泰然自若,但还是无法不注意唐安投来的灼热视线,只能抿唇不语,藉以按下屡 屡欲泄的喘息……
  ※※※※※※
  是夜燕兰沉醉梦乡,唐安却悄悄起身披了袍子,静静前往他一人独享的秘境。
  当他到时,小屋里早已春色无边。李凝真轻按臻儿香肩,在她耳后娇声道:“臻儿来,像这样对准你娘 的那儿,扶着它慢慢进去……对啦对啦,是不是愈来愈紧了呢?插到底了就慢慢退出来,再狠狠插下去…… ”娇腻的嗓音中夹着杨明雪羞怯黏腻的呻吟,竟似处子初夜那般生涩。
  “嗯,嗯……娘,我要进去了喔……”
  仅着抹胸的臻儿呖呖细喘,股间耸立着一条细长弯翘的假阳具,听着身后的指示慢慢戳进杨明雪的湿嫩 牝肉;细如人指的淫器轻易钻入,虽无粗涨外观,却搔得膣穴底部猛烈收缩,偏偏难以紧裹器身。空自用力 的结果,旋即弄得杨明雪肉穴酸软,频频泼泄淫液,明明欲火高张却无从尽兴,当真阴损得很。可这淫具插 在臻儿体内那头却是极粗,塞得臻儿的小嫩穴饱满鼓胀,周围的薄嫩肉瓣紧紧吸附淫器,随着摆动不住吞吐 ,滋滋作响。
  李凝真拍手笑道:“臻儿真聪明!来,你娘从酒席就一直忍到现在,现在该是好好犒赏她的时候啦。” 臻儿喘息不已,娇声答应,把全副精神都放在腰上,尽其所能地模仿唐安奸淫她的模样来侍奉娘亲。
  杨明雪席间所着的丽装早已褪去,浑身赤裸的她紧咬银牙,拚命忍受着被女儿奸淫的诡异快感,却仍耐 不住那恶毒淫具的催诱,终于还是放声哭唤出来。白皙的肉体随着臻儿动作翻腾跳跃,连李凝真也趁机揉上 她的丰胸,捏着香汗恣意玩弄。她股间所插的假阳具却是粗大无比,不住喷出少许精浆,显见道袍下的娇躯 渴求爱欲,正兴奋得难以自制。
  唐安看得心旷神怡,下体麈柄充血高昂,一时却没打算上前参与。臻儿已经怀孕,迟早都得离家藏匿, 直到偷偷生下孩子才能回来,这段期间当然得有人陪着她。无论派杨明雪或李凝真相随,只要臻儿不在,余 下那人都没理由留在唐府,到时候怕是三女一齐离家的状况。
  倘若如此,他可有一段时日不能随时奸淫三名女奴,自然要培养她们互相慰藉的好习惯。否则李凝真兴 头一来,找来成群壮汉满足淫欲还不打紧,万一把杨明雪和臻儿一齐群奸,可就不好收拾。谁知道李凝真会 不会记得杀光他们,好让冰清玉洁的杨女侠贞洁如常呢?应该是不可能的。李凝真一定舍不得那些让她销魂 的肉棒,臻儿则会被汉子们压得动弹不得,任其为所欲为。至于杨明雪一定想拔剑,可是因为被轮奸得浑身 虚脱,除了拚命夹紧男人的肉根之外,其实也只剩呻吟声堪为抗拒手段……
  “啊……凝真,住手……别、别这样……啊!”
  杨明雪娇声悲吟,骤然把唐安拉回现实。李凝真仰躺榻上,已经和臻儿前后夹击,同时插弄着杨明雪的 蜜穴与后庭。杨明雪坐在她身上,紧搂着臻儿不放,不知该迎合哪一方的抽送,双眸却已朦胧起来,鲜润的 唇边淌涎滴垂,彷佛快要昏了过去。臻儿拥着娘亲娇声轻喘,回头望向唐安:“爹,快来、快来……娘的嘴 还空着喔,快喂娘喝点东西嘛……”
  臻儿的孝心、李凝真的奴姓、杨明雪的韵味、还有唯一能睡在他枕边的爱妻燕兰。
  这样就足够了。明知难逃精尽人亡的下场,唐安也不打算停下他长年纵欲的行径──那是从某个时候、 某件缘由开始,再也停不下来的定数。
  唐安展颜一笑,宽解衣袍,慢慢踏向火热缠绵的爱奴们。秾丽夜色一如往常,一如往后,一如她们熟悉 的夜,和那迤逦入梦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