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黄蓉黄女侠的乱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64


.
  黄蓉乱伦情史


  (一)人间六月天,正是一年中闷热的夏季。


  襄阳城,名满天下,大侠郭靖的府邸。


  耶律齐一个人独坐在池塘边,痴痴的望着满塘的荷花,月色倒影在水中,水面如镜,没有一丝风。


  「呱………呱……」青蛙也禁不住这闷热,大声的喘着气。


  寂静的夜,闷热的天。


  和芙妹成婚已有半年了,这半年多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岳父岳母对自己视如己出,自己对长辈也是极为尊重,
但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无法言说的秘密。


  依然清晰记得,郭芙第一次带自己回桃花岛,第一次拜见郭伯母,就惊为天人,世上竟有如此成熟美丽的女人。


  黄蓉一袭轻盈的黄衫,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乌黑的头发高高的束起,上插一只金色的凤凰发簪……神情里
有一股从容优雅的气质,深邃的眼睛闪烁着能洞察他人的智慧光芒,秀丽的脸庞,带着一点慈祥的微笑,在阳光的
照耀下显的成熟和端庄。


  不仅仅是容貌,更因为她是丐帮帮主,是一代大侠郭靖的夫人,造就了黄蓉优容华贵的成熟魅力,天下有多shao
年轻男子将她视为梦中偶像。


  在后来的时间,一向颇有心计的耶律齐利用郭芙对自己的好感,又把握住期间郭芙与大小武产生隔阂的良机,
成功的得到了郭芙,但在耶律齐内心深处一直在问自己娶郭芙是为了什么,是真爱她,还是为了能接近风华绝代、
艳名远播的岳母黄蓉?


  这半年多因为黄蓉教授达狗棒法,而与黄蓉朝夕相处,黄蓉教授自己武功过程中,经常偷窥黄蓉的绝代风华,
曼妙风姿,长期以来心中已情根深种而难以自拔,这难以启齿的畸恋,每天都折磨着耶律齐。


  尤其近期黄蓉怀孕以来,耶律齐一方面嫉恨郭靖,另一方面黄蓉怀孕后,隆起的小腹,微微发胖的腰身,别有
韵味怀孕的身体,孕妇独有的气质,更让耶律齐发狂。


  想着怀孕后别有韵味的黄蓉,耶律齐浑身燥热,下身也漫漫的勃起,脑海里幻想着赤裸的黄蓉,手不仅伸到裤
裆里,套动着自己的阳具。


  「齐哥,你干吗?」


  耶律齐从幻梦中惊醒,手连忙从裤裆里抽出,神情尴尬。


  「啊……芙妹,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岳父去将军府了吗?」


  「父亲还在和他们商量军机大事,我呆着无聊先回来了,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啊!」


  郭芙笑了笑,紧贴着耶律齐坐在石凳上,柔软的身体接触。


  少女清香让耶律齐心中一动,刚才的欲火还没熄,耶律齐一把抱住郭芙,「芙妹。」


  郭芙心里很奇怪,平时沉稳的夫君怎么今天如此轻薄,扭动着身体,挣扎了几下,「嗯……齐哥,别在这啊!
有人……」


  「没事,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睡了,我们好多天没有亲热了。」


  耶律齐一边说着,一边抚摸郭芙柔软的乳房,嘴也在郭芙的耳边轻舔。


  郭芙开始还保持着女人娇羞,但在耶律齐的抚摸下身体也渐渐发热,手轻轻的摸着耶律齐的头发,眼睛已经漫
漫闭上,享受着夫君的爱抚。


  耶律齐漫漫的扯开郭芙的肚兜,开始把玩郭芙的双乳,两人也嘴对嘴,激烈亲吻,舌头纠缠在一起。


  耶律齐见郭芙已经情动,缓缓的脱下自己和郭芙的裤子。


  就在两人激烈的前戏的时候,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花丛中紧张的偷窥。


  月光下打在两人身上,两人已经光溜溜了,燥热的天气,让两人都于欲焰高涨。


  耶律齐让郭芙坐在自己怀里,上下其手爱抚着自己的芙妹,郭芙一边回应着耶律齐的亲吻,手也下移,漫漫套
动着耶律齐的巨大火热的阳具。


  「芙妹,你把它放进去。」


  「嗯……齐哥,别在这做……有人看的……回屋吧……」


  「没事,来……」


  郭芙娇羞无限,但此时已经情难自禁,扭了几下,最后害羞的一手扶住齐哥的阳具,身体缓缓立起,坐了下去。


  「哦……哦……」


  火热巨大的阳具进入了温软湿润的小穴,两人都舒爽的喘了口去气。


  耶律齐端着芙妹雪白的屁股,上下抛动,眼睛也漫漫的闭上,享受着下身带来的快感,脑海里想象着岳母黄蓉
的诱人容貌和体态,阳具在小穴里越插越硬。


  月亮悄悄的进入了树梢,似乎也为这人间而害羞,青蛙「呱……呱……」鸣叫,仿佛在为二人激烈交配而欢呼,
树丛里偷窥的眼睛也逐渐迷离,传来一阵细细的喘息。


  「啊……啊……」耶律齐已无法忍住,达到高潮。


  但在爱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耶律齐眼角瞟过对面一片树丛,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而过,耶律齐心中非常震惊,
「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是岳母?」


  「黄蓉偷窥我和她女儿做爱!」耶律齐想到这,下身又坚挺了许多,疯狂的挺动着巨大的阳具。


  「啊……啊……」两人在性爱的高潮中得到了释放。


  「是黄蓉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她看到我在做爱吗?」耶律齐享受着高潮余味,脑海里也想着刚才的人影。


  黄蓉气喘吁吁的快步回到卧房,一把关上了门,身体无力的靠在门上,仰着头,手轻抚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
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这两个小鬼,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太不知羞了。」


  「要不要告诉靖哥哥,还是不要了,他那个榆木疙瘩……」


  「我去说说芙儿吗,到时怎么开口啊!」


  黄蓉胡思乱想了一会,脑海里又浮现出两人激烈交合的场景,脸不仅微微发烫,身体也漫漫有点热了。


  「齐儿,好强壮啊!平时那么沉稳,没想到,做这种事,这么放肆。」


  想到这,黄蓉又深深自责,「我怎么可以看自己的女婿和女儿做这种事,我不能再想。」


  「刚才齐儿是不是看见我了?」黄蓉想起最后自己离开的时候,耶律齐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心里不仅又有点
担心。


  「自从怀上了虏儿,也很久没有和靖哥哥亲热了。」黄蓉轻叹了口气。


  寂静的夜,闷热的天,「呱……呱……」的蛙鸣,黄蓉一夜胡思乱想没有睡好。


  (二)江南六月,郭靖府邸练武场黄蓉正教导耶律齐、郭芙习武。


  「齐儿,你这招『棒打双犬‘,阴柔不足,阳刚有余,你再试一次。」


  「是,岳母大人。」耶律齐答道,又开始重练。


  「妈,你别光指导齐哥,你看我这套落英剑法如何?」


  黄蓉笑着,「你才刚开始练,火候还差的远,不练个一年半载,是看不出东西来的。」


  「我不信,我三个月就要练好。」郭芙赌气跑到一边,自个练了起来。


  黄蓉笑着摇了摇了头,「这小丫头,嫁了人还是这样浮躁。」


  转而继续指导耶律齐,过了一会,黄蓉道:「齐儿,你这套打狗棒法,还是中气不足,你先休息一下,看娘为
你演示一遍。」


  耶律齐依言坐在树阴下,观看黄蓉操练。


  黄蓉虽然怀孕在身,但身体还是很灵活,而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都体现在美妙的身姿上。最后黄蓉一招「天下
无犬」,落地时踩在一块石头上,「哎呀!」


  黄蓉脚踝一拐,站立不稳,身子侧倒下去。


  耶律齐赶紧扑身过来,「岳母大人,您没事吧。」


  耶律齐扶住黄蓉的腰,一股温暖柔软的触觉从手中传来,鼻间传来阵幽幽的发丝的清香。耶律齐目不转睛的盯
着黄蓉绝美的脸,第一次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挨的这么近,耶律齐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扶着腰的手也颤抖起
来。


  黄蓉喘了口气,回过神来,感觉耶律齐扶着自己的腰,脸也紧贴着自己,黄蓉妙目一转,见耶律齐正痴痴的盯
着自己,不仅大羞。「快扶我起来。」黄蓉羞红着脸,挣扎着。


  「哦,是,岳母大人。」耶律齐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扶住黄蓉站起,自己连忙站到一边。


  黄蓉羞红着脸,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窘困的耶律齐,见耶律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脸不禁
更红了,「齐儿,今天先到这吧,我累了,你自个练。」说完赶紧扭头离去。


  耶律齐看着黄蓉离去的背影,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还在回味着刚才美妙的感觉。


  六月的夜,一轮满月挂在空中,郭靖卧房。


  「靖哥哥,今天又要去将军府吗?」


  「嗯,最近军情很紧急,金国鞑子又蠢蠢欲动,我要去将军府,商量襄阳布防之事。」


  「靖哥哥,你早去早回。」


  「你洗个澡,也早点歇息吧。」郭靖说罢,匆匆离去。


  「你先下去吧。」黄蓉命人打好了热水,缓缓的除去外衣。


  窗外一个角落,一双热烈紧张的眼睛正往里面偷窥。


  黄蓉站在大水桶前缓缓的解开外衣,慢慢的露出一身白肌玉肤。外面偷窥的人开始喘起了粗气,「脱,快脱!」
那人心中高喊着,眼睛紧紧的盯着,害怕错过任何一次机会。


  终于,黄蓉露出了上身红色的肚兜,小小的肚兜已无法遮住怀孕而高隆的肚腹。黄蓉缓缓的解开肚兜,一对因
为怀孕而硕大无比的乳房展现在那双淫秽的眼睛里,褐色的乳头,怀孕后乳晕很大,在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白色的
光晕,高高隆起的肚腹,充满了孕妇独有的韵味。


  第一次看见心目中女神神秘的裸体,偷窥人咽了口口水,湿润一下焦渴的喉咙,手也慢慢伸到了裤裆里,找寻
着自己的鸡巴。


  黄蓉弯下了腰,把裙裤解开,然后缓缓退下裙裤,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慢慢的展现在眼前,因为怀孕黄蓉的一
双美腿也粗大了不少。黄蓉转过身,臀部显得格外丰满,肉嘟嘟的让人爱不释手。


  在黄蓉弯腰的瞬间,下身的神秘小穴和黑色的阴毛从后面转瞬即逝,那双偷窥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蹦了出来,
手在裤裆里急速的套动着自己的阳具,口也焦躁无比。


  黄蓉在水桶里闭着眼,享受着水给自己带来的凉爽舒适,手在身上慢慢的揉洗,脑海里浮现出白天的情景。


  「今天太不小心了,差点摔倒。」想起了今天练武场上耶律齐扶自己时尴尬的情景,又想起耶律齐看自己的眼
神,黄蓉脸上不禁火辣辣的,「难道齐儿对自己竟有非份之想吗?」


  「不可能,芙儿比我年轻漂亮,齐儿怎么可能喜欢自己。」


  「我现在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年龄,齐儿迷恋自己也不是没可能的。」


  「我是他的岳母,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黄蓉躺在水里,心中一会自责,一会又有点自得。


  黄蓉把头靠在水桶边,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身子,脑海中慢慢的浮现出那晚窥见的女婿和女儿激烈交合的情景。


  黄蓉正处于女人的虎狼之年,性欲也是非常强烈,白天有事还好过,到了晚上,总是孤单一人,真是寂寞难耐,
虽然与靖哥哥感情甚笃,但郭靖不善了解女人心,黄蓉心中自有难以言说的欲望。


  黄蓉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一手在下身轻轻的抠弄,一会只觉浑身燥热,一股淡淡的情欲从心里慢慢升
腾。黄蓉雪白的贝牙紧紧的咬着自己下嘴唇,娇翘的瑶鼻急促的呼吸,俏丽的脸庞也因为情欲而桃红满面。


  看着黄蓉情欲难忍的诱人情景,窗外人已经十双眼赤红,一边紧紧的盯着黄蓉,一边用手在下面激烈的套动。
再也无法忍受了,豁出去了。


  「吱呀」一声,窗户被人推开,黄蓉从自慰的快感中惊醒,睁眼望去,一看竟是耶律齐。「齐…齐儿,你要干
什么?」黄蓉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女婿耶律齐。耶律齐站在水桶边,贪婪的盯着自己雪白的胸部,黄蓉连忙双手
护住前胸。


  「岳母大人,今天早晨,你我已经心有灵犀,我是特来相会的。」耶律齐一边快速的脱着衣裤,一边答道。


  「你竟敢对我如此说话,我……我可是你的岳母!」黄蓉浑身赤裸,站也不是,蹲也不是。


  「岳母大人,您也很寂寞,就让小婿来好好的爱你。」耶律齐说着,人已经爬进了桶里。


  「你,你这个畜生,你出去!」


  耶律齐也不说话,一手抱住黄蓉,一手颤抖着使劲的揉搓着黄蓉滑不溜手的胸部,一边贪婪的吮舔着硕大的乳
房。


  「你这个畜生,快停下来!」被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抱住还是第一次,以前欧阳克对自己轻薄,也从没有
与自己这样赤裸相对,黄蓉心中十分慌乱,抓着耶律齐的头往外拉。


  「岳母大人,我知道那晚是你在偷窥我和芙妹,你就不用再装了。」耶律齐狡诈的在黄蓉耳边倾诉,「我才知
道你也很需要。」


  黄蓉浑身一震,心理已经开始松动。耶律齐开始寻找着黄蓉的樱唇,黄蓉扭动着,躲避着,但终于被耶律齐吻
住香甜的小嘴。耶律齐用舌头想伸进黄蓉的嘴里,黄蓉紧紧的咬紧牙关,不让他得逞。两人在窄小的水桶,激烈的
纠缠着,溅起阵阵水花。


  耶律齐见上面一时难以攻克,一只手转而开始抚摩黄蓉肥大的乳房,一只手悄悄伸到下面,去探索黄蓉神秘的
小穴。


  「啊……」黄蓉惊觉耶律齐正用手指挑逗下身敏感部位。耶律齐趁黄蓉惊呼之际,把舌头伸进了黄蓉的嘴里,
贪婪的吮吸着黄蓉的香舌。黄蓉香舌与耶律齐激烈的纠缠在一起,开始舌头还退避着,不一会,黄蓉已经浑身滚烫,
男女的情欲不由她控制,已经开始从身体深出蔓延开来,不觉也开始吸吮耶律齐的舌头,回应耶律齐的激吻。


  耶律齐一阵大喜,两人拼命的吸吮,轻咬着对方的舌头,交换着唾液,感受相互的激情。


  耶律齐一边狂吻,一边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岳母被自己的激情所燃烧。过了一会,耶律齐感觉鸡巴已经肿胀难忍,
岳母也已经是气喘吁吁。「蓉儿,让我进来吧。」耶律齐在黄蓉耳边低语着。


  黄蓉此时已经意乱情迷,紧闭着双眼。耶律齐将黄蓉双腿端起,让黄蓉背靠水桶,下身一挺。「啊……」两人
都是一阵畅快。


  耶律齐开始疯狂抽动,掀起阵阵水花。


  「啊……你轻点,别伤着孩子。」黄蓉靠着水桶,头也昂了起来。


  耶律齐一边畅快的抽插着,一边欣赏着黄蓉欲忍还羞的绝美场景,「可以和自己心中的女神如此,虽死无撼。」
耶律齐怜惜的吻着黄蓉的唇和紧闭的双眼,下身卖命的抽动着。


  抽插了好一会,耶律齐感觉快泻了,赶紧放下将黄蓉转身,让黄蓉背对着自己,黄蓉紧紧的抓着桶沿,耶律齐
后面抱着黄蓉的隆起的肚腹,来回的抚弄,感受怀孕女人的韵味。


  耶律齐从后面吻着黄蓉雪白的脖颈,轻咬着黄蓉的耳垂,舌头伸进黄蓉的耳洞轻舔着,耶律齐用双手轻轻掰开
黄蓉的肥大白嫩的屁股,欣赏着黄蓉神秘的黑褐色菊花蕾,并用手指轻轻的触碰,黄蓉紧张地收缩屁眼,「齐儿,
你,你别动那里。」


  耶律齐看得是血脉贲张,忍不住又将鸡巴缓缓的从后面插入黄蓉的桃花洞,双手从后面爱抚着黄蓉高耸的肚腹。
黄蓉在前面紧紧的抓着桶沿,享受着shao年的滋味,下身的快感连连,开始还有对不起靖哥哥的内疚心情,但此时
已经被无限的肉体的快感所征服。


  在这静静的夜里,小小的浴室间,却春意盎然,一个shao年正和一个可以做他母亲的妇人激烈的交合着,水桶
中不时泛阵阵水花,「扑哧扑哧」的抽插的声音和肉体相互撞击的声音组成了美丽的旋律,浴室里漂浮着一阵淡淡
的男女分泌物的气味,令人更加沉醉。


  (三)「蓉儿,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出来?」


  「你真是个傻瓜,从我怀上,已经六个月了,你说还有多久。」


  「现在襄阳城军情吃紧,我是担心你到时临盘,唉!」郭靖叹息着。


  「靖哥哥,不要太担心了,顺其自然吧。」黄蓉平躺着,温柔的抚摩着郭靖粗犷的脸庞,「你看你,最近瘦得
厉害。」


  「这孩子战乱的时候来到这人间,也不知是福是祸。」郭靖轻轻的抚摩着黄蓉隆起的肚子。


  「好了,别多想了,你明早还要教大小武兄弟习武,早点休息吧。」


  「你也早点歇息。」


  黄蓉转了个身,吹了灯,屋子一下黑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郭靖就打起了呼噜,黄蓉不由得笑了,「靖哥哥真
是太累了。」


  六月的夜晚,屋外偶尔传来一两声蛙鸣,四周静悄悄的。黄蓉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双手轻轻的抚摩着肚腹,
看着洒落在屋里的一片茭白的月光,脑海里不由得思绪难平。


  那次与耶律齐激情交合,自己内心的欲望好象一下子被点燃了,靖哥哥是个很传统的人,又爱惜自己,怀孕之
后就没有碰过自己的身子,而与女婿发生这种不伦的关系,黄蓉内心也充满了自责,但那晚自己与耶律齐的激情场
面又不时从脑海里涌现。黄蓉一会自责,一会情动,心情难以平静。


  突然黄蓉眼角感觉窗前一个黑影闪过,黄蓉顿时紧张起来,转身正要叫醒郭靖,但转念一想,身影很熟悉,「
难道是耶律齐?」


  黄蓉不由得浑身颤抖,心里一阵害怕。上次,在半推半就之下,与耶律齐在浴室发生了乱伦关系,黄蓉一直处
于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对不起靖哥哥,也对不起女儿郭芙。「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和女婿之间的乱伦关系,自
己还怎么有脸面对他们。」


  「他这么晚了来干什么,千万不能惊醒靖哥哥。」


  想到这,黄蓉连忙坐了起来,正要下床,只听吱呀一声,门已经开了。黄蓉借着月光看去,来者身材魁梧,浓
眉大眼,正是耶律齐。


  耶律齐蹑手蹑脚,快步走到床前。「你,你来干什么?」黄蓉压低嗓音,紧张的看了一眼睡梦中的郭靖。


  「岳母大人,我好想你。」耶律齐看着黄蓉露在外面雪白的胸脯,下身一下子就硬了,一把抱住黄蓉。


  黄蓉推拒着,因为怀了孩子,行动也不便利,挣扎了几下,也没挣脱。「你快出去,你岳父就在这里,你胆子
太大了。」黄蓉低声斥道。


  看着黄色肚兜下高高隆起的乳房和肚腹,耶律齐兴奋不已,此时色欲包天,早已顾不得害怕,手忙脚乱的上下
其手,到处摸着黄蓉柔嫩的胴体。


  「蓉姐,自从上次别过,我对您是日思夜想,这两天岳父大人也跟得紧,我一直没逮着个机会,今晚我实在难
以忍耐,蓉姐,你就让我来一次吧。」耶律齐边说着边除下了自己的衣裤。此时他色欲冲心,什么伦理道德、什么
岳父岳母、什么担心害怕,都被耶律齐扔到爪哇国去了。


  「你放开我,靖哥哥就在旁边,你快放开我。」黄蓉挣扎着。


  「蓉姐姐,你、你不想岳父大人知道,就安静点,我、我会很快的。」


  害怕靖哥哥发现,黄蓉一下子软了下来。耶律齐慌忙解开黄蓉的肚兜,一对豪乳马上展现在自己眼前,褐色乳
晕,白嫩的乳房,耶律齐又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乳房,激动万分,左手抓住一个,嘴也吻上了另一个乳房。


  开始黄蓉还挣扎着,但在耶律齐的亲吻下,黄蓉心中的情欲也蔓延开来。耶律齐的嘴慢慢上移,亲吻黄蓉雪白
的脖颈,舔戏着耳垂,然后慢慢移到了黄蓉的嘴唇,一阵激吻。


  耶律齐抓着黄蓉的手去抚摩自己已经坚硬的鸡巴,黄蓉刚开始拒绝,但在耶律齐的坚持下,黄蓉慢慢套动着耶
律齐的大鸡巴,耶律齐一阵舒爽,下身也感觉涨得难受,「蓉姐,我要进去了。」


  「别,别在这。」黄蓉痴痴迷迷的应道。


  耶律齐没有说话,把黄蓉平放好,手握着鸡巴缓缓的插入。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从下身传来,黄蓉也是一阵舒
爽,嘴巴也张开了,「啊,齐儿,别……别在这里。」


  看着岳母大人紧皱的双眉,拼命忍耐的俊俏的脸庞,耶律齐兴奋不已,双手揉搓着黄蓉因为怀孕变得硕大的双
乳,太舒服太爽了,柔软的触感,细白的嫩肉从自己的指间滑出,好象是不满被压迫。


  耶律齐轻轻的耸动着自己的下身,让自己的鸡巴在黄蓉温暖的阴道里慢慢的享受着摩擦的快感。过了一会耶律
齐动作开始大了起来,大起大落的干着黄蓉。


  「齐儿,你,你轻点。」黄蓉转头看了一眼丈夫,紧张的捏了一把耶律齐。


  耶律齐一看,郭靖头歪在一旁,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一阵莫名的兴奋,在岳父大人的身边享受他的老婆——
岳母大人,耶律齐下面的鸡巴又大了许多。低头看着非常紧张的黄蓉,耶律齐俯下身子,在黄蓉耳边轻语:「岳母
大人,小婿伺候得您还舒服吗?」


  没想到耶律齐竟用如此调情的话逗弄自己,黄蓉一阵娇羞,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呼吸也急促起来。


  耶律齐慢慢的掰开黄蓉的双手,黄蓉睁眼一看,耶律齐正盯着自己,脸上似笑非笑,黄蓉不由大羞,赶紧闭上
眼睛。耶律齐不由一阵怜惜,一口吻住黄蓉。


  黄蓉紧咬银牙,不许耶律齐进来,但禁不住耶律齐的再三攻门,玉门大开,两人的舌头在相互的缠绕,交换对
方的唾液。


  耶律齐把黄蓉的香舌引诱进自己嘴里,贪婪的吮吸着,屋里顿时响起象鱼儿喝水一样的声音。耶律齐一边享受
着美人的香甜的津液,下身也慢慢的耸动着,摩擦着黄蓉细嫩的阴道肉壁。


  就在丈夫的身边,和自己的女婿干这种事,黄蓉无比羞愧,但心底又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因为害怕靖哥哥突然
醒来,黄蓉紧张万分,身体也是极度敏感,在耶律齐的上下玩弄之下,黄蓉已经是香汗淋漓,下身也源源不断的渗
出爱液。


  正在黄蓉舒爽情迷之际,突然感觉下身一空,黄蓉睁眼一看,原来耶律齐拔出了鸡巴,和自己并排躺下。耶律
齐把黄蓉转了个身,黄蓉此时变成了侧身,面对酣睡中的靖哥哥。黄蓉看着靖哥哥,这是为什么,我竟然会在自己
丈夫面前做这种事,我的本性难道是如此淫荡吗?


  耶律齐露出一阵不怀好意的笑,他就是要羞辱黄蓉,让她面对自己的丈夫,自己就是要在岳父大人面前和黄蓉
进行不伦的交配。耶律齐把黄蓉的肥腿往前一压,让黄蓉的阴门从后面露出,然后将自己的鸡巴从后面缓缓的插入。


  耶律齐右手抓住黄蓉的美乳,挺动着下身,撞击着黄蓉硕大的肥臀。黄蓉看着靖哥哥,害怕靖哥哥突然醒来,
心里极度紧张,下身的快感又伴随着紧张一波一波传来。


  皎白的月光下,床上三人,一个中年男子在酣睡,而他的老婆,一个艳丽无比的妇人正与一个可以做他儿子的
shao年赤条条的交合着,这是怎样的一副淫秽的画面啊。


  屋子里,郭靖的酣声、黄蓉与耶律齐交合的喘息声,抽插时「啪啪」的撞击声,交叉在一起,还有那屋外的蛙
鸣,构成了这淫荡的六月夏夜曲。


  两人在乱伦的紧张中,身体也是非常的敏感,渐渐的两人都感觉高潮即将来临。耶律齐紧紧的抓住黄蓉的腰部,
下身一阵激动,年轻的精液激射进黄蓉的子宫。被滚烫的精液一烫,黄蓉昂着头,紧捏着双手,感觉自己也要尿了。


  就在这高潮来临的瞬间,黄蓉隐约察觉窗前有两个黑影在激烈的抖动。电光石火间,黄蓉也不及细想,高潮已
经来了,黄蓉感觉下身深处一阵舒爽。黄蓉转身缓缓的躺倒,闭上了双眼,享受着泄身后的快感。


  (四)今晚师母与耶律齐的放浪形骸,使大小武极为震惊,同时也激发了二人潜意识里强烈的乱伦的情欲。这
也许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深深被压抑的欲望。


  『朋友的老婆、父母姐弟、师母师姐,在心中也许早已有占有的欲望,但社会的伦理纲常,让我们无法纵情所
欲,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和无奈呢?人应该真正随心所欲,获得真正的自由,开心做什么就去做。就象杨大哥和自己
的师傅小龙女,他们的勇敢确实让人敬佩。‘


  大小武当晚回到各自卧室,心中欲火久久难以抚平,刚才师母和耶律齐在师傅旁无耻乱伦的淫秽情景在脑海里
一再重现,想不到平时尊严高贵的师母竟然和耶律大哥做这种事。自从师从黄蓉夫妇,和师傅师母也生活了多年,
在二人的心中早已把黄蓉视为亦师亦母,对黄蓉,心中只有尊敬,从没有把黄蓉当作一个普通女人看待,但今晚彻
底改变了。


  此时的大小武均已成婚,早已通晓了男女之间的床第间的快乐,如果能抱着师母黄蓉娇嫩的身体,抚摩她高高
隆起的肚腹,亲吻她香甜的嘴唇,揉捏她硕大的双乳,再把她压在身下,享受师母那神秘高贵的秘处,真是死也值
得了。大小武越想心中越是高涨,各自唤醒了娇妻,心中想着黄蓉,把欲火使劲的发泄了一通。


  第二天早晨,大小武均起了个大早,两人在园子里相遇。


  「大哥,你这么早。」


  「弟弟,你也很早嘛。」


  两人相视一笑,兄弟俩相处这么久了,早已心意相通,两人径直朝师姐卧房走去。两人敲门而入,耶律齐还睡
在床上。


  「耶律大哥,还在睡呢,师姐呢?」


  「你们两兄弟怎么这么早啊,她啊,一早和师傅练功去了。」耶律齐坐了起来,穿着衣服。


  「哦,耶律大哥昨晚睡得可好啊。」大小武笑中带着一点嘲讽。


  「哦,我、我还好。」耶律齐心中暗自想道:「他们难道知道什么了吗?」


  「耶律大哥,你就别装了,你昨晚在师傅房干的好事!你竟敢当着师傅的面师母!」大武冷笑着。


  「你们,别、别瞎说,别让你师姐听到了。」


  「好啊,我们去告诉师傅,让师傅来裁夺。」小武微笑着,转身就欲出门。


  耶律齐紧张之极,一把拽住小武,「你们别去,我,我,我没有qiang 奸师母,是……」


  「你别胡说,不是你qiang 奸师母,师母如此尊贵之人,岂肯屈尊于你,你老实说清楚。」


  耶律齐将黄蓉如何偷窥自己和郭芙,以及自己如何在浴室与黄蓉半推半就之事,合盘倒出。


  「好你个耶律齐,你竟敢和师母做出如此乱伦之事,你说该怎么办,是告诉师傅让师傅来处理,还是……」


  「求求两位武家兄弟了,你们千万别、别告诉师傅,我什么都愿意干。」情急之下,耶律齐跪倒在大小武面前,
「你们不是一直很喜欢你们师姐吗,我、我可以……」耶律齐急得汗如雨下。


  大小武相视一笑,一把拽起耶律齐,「好了,耶律大哥,我们也不是要为难你,大家有乐一块乐。」


  两人附过耶律齐耳旁,嘀咕了好一阵,耶律齐脸色发白,刚开始拒绝,但禁不住大小武的威胁,只能答应下来。


  三人走到师傅卧房门前,耶律齐推门时还有些犹豫,大小武一边抓住一个胳膊,推门直入。黄蓉正在梳妆台前
梳理,看见三人直闯进来,连忙站起,大惊失色。


  「师母,您早。」大小武笑着鞠了一躬。


  「你们,你们……」黄蓉看了一眼旁边有些惴惴不安的耶律齐。今天黄蓉一袭白色轻纱长裙,乌黑头发高高盘
起,斜插一只金色发簪,优雅雪白的脖颈,成熟而俊俏的五官,显得高贵,虽然怀孕,但还是难以掩饰修长高挑的
身躯。


  黄蓉见两人竟敢如此打量自己,心中已预感不妙,「齐儿,你带他们来干什么?」


  大小武推了一把耶律齐,耶律齐窘迫的应道:「岳母大人,我们昨晚的事,他们俩全知道了。」


  「师母,没想到啊,您身为我们的长辈,居然和自己的女婿做出这种事,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我,我……」黄蓉惊愣当场,手足无措。


  「我看我们还是叫师傅来处理吧。」小武与大武一唱一和。


  「你们别去。」黄蓉一把抓住小武的手。


  小武大喜,师母主动握住了自己的手,小武一把拽过黄蓉,漏在怀里,「师母,只要让我们哥俩和耶律大哥一
样,和你好一次,我们就不会告诉师傅。」


  黄蓉使劲的挣扎着,眼中含着泪,「齐儿,你快帮我啊。」


  一旁的耶律齐羞愧的低着头。黄蓉此时怀孕在身,武功也无法使出,更因为把柄被他们抓住,心里担心被靖哥
哥知道自己与耶律齐的丑事,挣扎显得如此无力。


  此时大武也已扑了过来,将黄蓉转过来,嘴也马上凑了过去,亲吻着黄蓉脸上流着的屈辱的泪水。一边舔着,
手也摸上了黄蓉巨大的硕乳。虽然隔着衣服,但柔软的触感,还是那么强烈,大武的鸡巴一下就坚挺起来,能这样
抚弄自己尊敬无比的师母,真是象做梦一样。


  小武在黄蓉后面,双手轻轻的抱着黄蓉高高隆起的肚腹,嘴也没歇着,亲舔着黄蓉修长雪白的脖颈。


  黄蓉无力的低垂着头,心中凄苦,被自己一手带大的两个徒儿如此轻薄,黄蓉后悔当初自己一时情欲冲动,酿
成今日的苦果。


  不一会,大小武已将黄蓉全身衣服褪了个精光,两人贪婪的窥看着赤裸的黄蓉。日光下,黄蓉的胴体发着刺眼
的白光,怀孕隆起的肚腹,修长雪白的大腿,高高盘起的黑色的秀发,散发着伟大的母性的光辉,显得如此成熟和
高贵。哀怨的眼神,无助的神情,让人想好好的爱她。一旁一直低着头的耶律齐此时也抬头看呆了,之前一直在晚
上,从没在白天欣赏过岳母的成熟妩媚的身体。


  黄蓉感觉身边几个男人正死命的盯着自己赤裸的玉体,心中羞愧害臊,全身也滚烫的发着热。


  大小武低吼一声,象野兽一样扑了过去,大武一把抱住黄蓉,嘴寻找着黄蓉娇嫩的嘴唇,一手抓着黄蓉的乳房,
使劲的揉搓着。


  「啊,痛,你、你轻点。」黄蓉紧皱着眉头。


  小武此时已钻到了黄蓉的背后胯下,双手爱怜的抚弄着黄蓉因怀孕而丰满的雪臀,嘴则来回的亲吻着黄蓉的臀
瓣。顺着修长的大腿,小武贪婪的感受着黄蓉的皮肤的光滑和强烈的肉感。「这就是师母的屁股,这就是我朝思暮
想的师母的身体。」小武一边狂吻,一边痴迷的低语着。下身的鸡巴也早已充血高高翘起,小武到底年轻点,一只
手已开始难以忍耐的套动起自己的鸡巴。


  大武在上面吻着黄蓉的嘴唇,舌头抵着黄蓉的牙齿,想伸进去,一亲芳泽,黄蓉紧紧的咬牙,不让他得逞。大
武也不急,左手揉捏着硕乳,嫩白的乳房细肉从自己手指间滑出,右手则抚摩着黄蓉高高隆起的肚腹,真是滑不溜
手啊,能这样享受高高在上的师母,夫复何求。


  突然黄蓉一声惊呼,屁眼处有一个柔软的东西伸了进去,屁眼传来一阵酸涨的感觉,原来是下面的小武双手掰
开了黄蓉的雪臀,伸着舌头在黄蓉的屁眼里伸缩亲舔着。大武趁黄蓉张口惊呼之际,连忙将舌头伸进黄蓉香甜的小
口,擒住黄蓉的香舌,贪婪的吮吸着。


  黄蓉下身被小武玩弄,上面的香舌又被大武吮吸,心里虽然不愿意,但生理还是不由她控制的产生了反应,浑
身滚烫,下身也渐渐的渗出了爱液。黄蓉已敏感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心中羞愧无比,我难道就是这样淫荡
的女人吗?


  大小武玩弄了好一会后,让黄蓉跪在地上。看着黄蓉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高高翘起的雪白的臀部,小武咽了
口水,终于要操自己仰慕已久的师母了。


  小武把早已坚硬的鸡巴从后面缓缓的插入,感觉被一个温暖的棉花包住的感觉,小武兴奋的抽送起来,摩擦着
师母柔嫩的阴道,享受美妙的感觉。


  大武也不甘示弱,将鸡巴送进了黄蓉的嘴里,开始享受嫩滑的小嘴。黄蓉的舌头无法回避,来回的刷刮着大武
的马眼,湿滑的口腔嫩壁被鸡巴摩擦着。大武一边享受着黄蓉美妙的小嘴,一边欣赏着黄蓉涨大着腮帮子艰难的为
自己口交。


  黄蓉从没有与两个男人做过这种事,和靖哥哥、和耶律齐,都是很正常的男女交合,被大小武这样凌辱,黄蓉
心中羞愧难当,但是又有一种奇妙的性欲在慢慢蔓延。


  「啊,齐儿,竟然在看我和大小武交合,还,还在套动自己的……」黄蓉眼角扫到了一旁的正在手淫的耶律齐,
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


  小武扶住黄蓉的大肚子,疯狂的抽插着,一边欣赏着黄蓉为大哥口交,下面又坚硬了许多。心想:这就是我的
师母,以前是高高在上,经常的呵斥我们,现在却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


  卧房里,两个shao年正一前一后和一个中年美妇激烈的交合,而另一个shao年一边看着,一边手淫,这是怎样
的一副淫秽的画卷啊。「劈啪、劈啪、」的肉体撞击声、粗重的喘息声,交和在一起,卧房里一副春光四溢的淫荡
景象。


  大武看着自己的鸡巴进出师母的小嘴,感觉到黄蓉越来越粗的鼻息喷在自己的鸡巴上,看来师母也兴奋了。


  「小武,我们换换。」


  「好啊,我正想操师母的小嘴。」


  大武抽出自己的鸡巴,黄蓉的小嘴和鸡巴间连着一丝发光的唾液,显得如此的淫荡。两人换了个,大武迫不及
待的从后面用力一捅,黄蓉一声:「啊!痛!


  你、你轻点,嗯。」话还没说完小武已经将鸡巴插进了小嘴。


  耶律齐看着这淫荡的3P,手也更快的套动着鸡巴,真想一把推开大小武,把成熟美艳的黄蓉漏在怀里让自己
一个人操。


  「啊……,你们快点,你们师傅就快回来了。」说到这黄蓉脸不禁红了,自己怎么对得起靖哥哥。


  大小武听到这,不由得更加兴奋,操着自己的师母,真是莫大的幸福。三人交合了许久,大武感觉黄蓉下身的
爱液源源不断的湿润着自己的鸡巴,抽插得越来越激烈,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啊……」


  大武紧紧的握住黄蓉的腰部,下身激烈的挺动着,黄蓉感觉一股滚烫的精液喷洒在自己的子宫深处,一阵哆嗦,
黄蓉感觉自己的高潮已经到了,高高的翘起自己的雪臀,手紧紧的握着小武的进出小嘴的鸡巴,眼睛也痴迷的闭上
了。小武被黄蓉紧握,一阵热烈的精液也随之喷洒而出,喷得黄蓉一脸白色的精液,小武慢慢的坐到了地上,享受
着射精后的快感余韵。


  「啊……啊……」黄蓉在大小武先后射出之间,也泄了身。


  大武躺在黄蓉的后面,喘息着,看着一股的乳白色精液从黄蓉的下面缓缓渗出,大武心中油然一股身为男人的
骄傲。


  「啊……」


  大武转头一看,原来是那边的耶律齐也手淫达到了高潮,「哼,便宜这小子了。」


  大武突然转念一想,如果能把师姐和师母放在一起玩,不知道会怎样啊,想到这,大武不禁笑了起来。